关停视听节目服务:新浪微博、A站、凤凰网能否顺利脱险?

  • A+
所属分类:微博营销

6月22日下午,国家广电总局官网发布消息,要求“新浪微博”、“AcFun”、“凤凰网”等不具备《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许可证》的网站按照规定关停视听节目服务。

此次的关停令,对于涉事的几大网站,犹如晴天霹雳一般打了一个措手不及。在2017年6月22日的下午,ACFUN在自己的官方微博上已经做出了回应。回应称“ACFUN将按照国家相关法律法规和管理要求,严格加强视听节目的管理,全面展开网站内部整改,进一步规范视频服务,努力为广大用户营造一个清朗的网络环境。”

关停视听节目服务:新浪微博、A站、凤凰网能否顺利脱险?

请点击此处输入图片描述

ACFUN(下称“A站”)是国内一家主要关于动画、游戏的弹幕式视频分享网站,自2007年建立至今,A站已经走过了十年,这十年对于A站来说可谓是坎坷不断。发展期间,尽管经历了多次不同程度的动荡,但随着国内二次元用户群体规模的不断扩大,A站仍是一家拥有者无数死忠粉的二次元用户社交网站。根据公开数据显示,A站月活跃用户超过5000万,日均IP访问量约为369万,A站也频频被资本青睐。

公开资料显示,自成立以来,A站已经进行了多轮融资。中文在线发布公告宣布,A站的估值达到了18.5亿元。与此同时,A站的财务状态也浮出水面,根据公告上的数据显示,截止到2016年9月30日,A站的负债总额高达1.48亿元。但糟糕的财务状况并没有阻止A站的发展野心。A站的背后拥有着不可小觑的用户规模及流量,这也是A站能吸引资本关注的主要原因。此次A站的视听节目服务被广电叫停定会让幕后的资本承受倒不小的打击。

A站频繁遇险,新浪也曾“有证”,凤凰从来没有

A站遭遇危机早已不是第一次了。早在2015年,其就因“无证经营”被工信部拉进了黑名单,当时,A站只拥有ICP许可证,缺乏的是《网络文化经营许可证》和《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》。两年过去,A站目前页脚显示其是“网络文化经营单位”,也拥有《节目制作经营许可证》,可唯独没有《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》。

早年间新浪曾有过网络视听牌照,2014年4月新浪公司就因新浪网读书频道提供违规内容而被吊销《互联网出版许可证》和《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》,并被要求停止从事互联网出版和网络传播视听节目的业务,处以5-10倍违法金额的罚款。当时新浪还曾发布公开的致歉声明,表示会成立专项整改小组,并会与国家共建“清朗的网络环境”。

作为一个老牌门户网站,凤凰网从一开始就没有视听牌照,其视听业务一直在“无证”的状态下经营。只是多年来一直相安无事,只是在昨天东窗事发,遭遇叫停。

截止到现在,一共有588家单位获得了《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许可证》,其中多为电视台、报纸等媒体。这也就能解释,为什么连新浪、凤凰这些叱咤网络多年的门户网站也没有这张证。

整治从未停止

早在2007年,原国家广播电影电视总局、原信息产业部审议通过的《互联网视听节目服务管理规定》中就提出要加强对互联网视听节目服务的内容建设和监督管理。对于从事互联网视听节目服务,应当依照规定取得广播电影电视主管部门颁发的《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》或履行备案手续。

随着信息时代的来临,互联网和智能手机得到广泛的普及,互联网视频领域的监管也越来越严格。国家新闻出版广电总局、国家互联网信息办公室也接连发布相关通知及规定,明确相关制度,并加强打击力度。

中央财经大学文化经济研究院院长魏鹏举表示,在国家逐渐加强对行业监管的态势下,互联网资本对内容的制作和投资也会越来越谨慎。而对于整个行业整体环境的建设而言,监管的加严也会有大的裨益,资金雄厚、有优质内容的平台仍然会有竞争力,监管的三令五申也能为它们创造良好的竞争氛围。

“在互联网等新媒体的快速发展态势下,人们触网越来越频繁,网络内容的传播也越来越广泛,监管的加强也是必然的。从目前的市场来看,除A站以外,没有取得相关资质的平台还有很多。对于这些平台而言,在尽力获取证件的同时,也需要做好平台内容的把控,以此避免相关的风险。

根据在网上对于“节目制作经营许可证”和“网络传播视听许可证”对的分别解释,在视听节目方面,制作许可证和传播许可证是有着天壤之别的。前者获取的门槛较低,而后者的获取条件比较苛刻,尤其是2016年9月,广电总局收紧了对这个视听牌照的申请条件,要求申请单位必须满足“具备法人资格,为国有独资或国有控股单位,且在申请之日前三年内无违法违规记录。”,而且还需要企业单位申办互联网视听节目服务的,注册资本应在1000万元以上。其中,提供新闻、影视剧、文娱、专业等多种内容视听节目服务的,注册资本应在2000万元以上。

关停视听节目服务:新浪微博、A站、凤凰网能否顺利脱险?

A站、微博面临的考验十分艰巨

不过,视听许可证虽然拿到的门槛极高、条件苛刻,但还是可以购买的。不过,由于供远远小于求,仅仅2016年初至2016年中旬这短短半年就从2000万炒到了3500万甚至更高。如果现在才说要买牌照的话,可能会被人坐地起价,价格一定远远高于去年。

在媒体专家魏武辉看来,此次的事情更像是杀鸡儆猴,还不至于到“灭顶之灾”的地步。实际上这几家网站未来想要继续运营,解决办法就两种,要么收购有牌照的公司;要么“卖身”给牌照持有方。严格说来两家公司共用一个牌照是不行的,只是目前还没管得那么严。

但可以肯定的是,现在拿证的难度已经摆在那儿了。不仅是价钱越飙越高,风向也会持续改变。现阶段看来,与监管部门保持良好的沟通是比较好的解决办法,或许还能撑过一阵子。但这一次关停令,绝非“毛毛雨”那样简单。

尽管目前总局还未使用技术手段强制关停这几家网站,只是以“责令”的方式来对这几家网站做出约束和要求,但如果这几家网站迟迟未实行明确的整改措施,后果可能不容乐观。

weinxin
我的微信
这是我的微信扫一扫
阿鹿

发表评论

:?: :razz: :sad: :evil: :!: :smile: :oops: :grin: :eek: :shock: :???: :cool: :lol: :mad: :twisted: :roll: :wink: :idea: :arrow: :neutral: :cry: :mrgreen: